一場峰會昭示的重慶雄心
2019-11-06 09:19:00
來源: 兩江觀察
字號:

中新金融峰會又來了!


開幕當天,簽約項目56個,簽約金額1945.4億元,包括:重慶市政府分別與上海黃金交易所、渣打(中國)銀行簽訂協議,中國銀行間市場交易商協會、中國人民銀行重慶營業管理部、重慶市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簽訂三方合作協議,南向通道公司、絲路基金、北部灣港務集團、新加坡PSA等企業簽訂合作協議等,各方將在綠色債券、債務融資、跨境物流、教育旅游、科技創新、大數據智能化等領域深化合作。


無論是規格、簽約金額,還是國際化程度、嘉賓人數、覆蓋領域上均創下新高度。



▲2019中新金融峰會開幕式現場。圖源華龍網


事實上,今年的中新金融峰會不僅是重慶重要的活動之一,更是一個對標全球的頂級金融峰會。透過峰會,可以看到重慶打造內陸國際金融中心的清晰路徑。


重慶金融的雄心


國際物流樞紐、國際消費中心、國際陸海貿易新通道、國際航空樞紐……在重慶建設國際化現代城市中,越來越多的目標從愿景逐步變成現實。打造國際金融中心也成為重慶高質量發展的一個重頭戲。


今年8月,重慶市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發布《重慶國際金融中心建設方案》編制項目的競爭性磋商采購文件,釋放出重慶打造國際金融中心的明顯信號。


9月,重慶市政府有關負責人在人民銀行重慶營業管理部調研時指出,希望其進一步服務全局、主動謀劃、扎實推動,為重慶建設內陸國際金融中心作出更大貢獻。這進一步表明重慶補足國際金融短板的決心。


在昨天2019中新金融峰會開幕式上,唐良智市長在致辭中表示,重慶將“持續推進中國西部地區與東盟各國‘面對面’的互聯互通,謀劃建設立足西部、面向東盟的內陸國際金融中心”。這一定調,意味著重慶建設內陸國際金融中心已進入實施階段。


對重慶金融進擊世界的雄心,不少人都會疑惑,重慶究竟何來的底氣?


用一句話來總結,就是重慶始終把金融業作為重要的現代服務業和支柱產業,多年深耕讓金融業全面開花。


2008年,重慶提出要建成長江上游金融中心,這是區域的金融中心。到了2016年,在“十三五”規劃中,重慶確立打造國內重要功能性金融中心的發展目標,這是定位于全國性的金融中心。再到如今,重慶喊出“內陸國際金融中心”的建設目標,則是瞄準了國際性的金融中心。不難發現,重慶金融的“小目標”,隨重慶城市國際化不斷升級。



▲遠眺重慶夜景。圖源渝中區宣傳部


一是規模總量快速增長。今年上半年,重慶金融業增加值增長7.2%,占GDP比重10.3%,高于全國1.7個百分點。境內外上市公司68家,新三板掛牌企業115家,OTC掛牌企業1265家。


二是市場體系逐步健全。重慶金融機構總數將近1900家,全國首家互聯網消費金融、全國首家專業信用保證保險、西部首家民營銀行等一批具有突破意義的法人金融機構落地,機構門類在中西部最為齊全。


三是金融市場創新活躍。阿里巴巴、百度、海爾等設立網絡小貸公司52家,互聯網小貸業務規模居全國第1位,小貸公司貸款余額占全國15.6%,作為全國金融標準化試點和金融科技應用試點城市。


四是對外開放水平不斷提高。全面開展中新互聯互通示范項目和自貿試驗區金融政策和項目創新,非銀行金融機構境外借款、跨境債權轉讓等創新業務率先突破,累計實現跨境融資超過100億美元。


五是金融生態環境優良。重慶財稅扶持政策比較完備,覆蓋金融機構和高管獎勵、稅收優惠等各方面,行政服務高效。金融核心區加快建設,金融運行質量效益良好。


目前,重慶正在成為中西部金融最為活躍的地區,金融生態環境持續優化,為產業賦能、為實體加力。這是重慶建設內陸國際金融中心最大的底氣。


關鍵路徑


按照慣常的劃分方法,金融中心一般可以分為四類。


第一類是以“紐(紐約)倫(倫敦)港(香港)”為代表的綜合類金融中心;第二類是以北京為代表的行政總部集聚型金融中心;第三類是以上海為代表的要素市場集聚型金融中心;第四類是以新加坡為代表的結算型金融中心。



▲江北嘴金融核心區。圖源重慶日報


而重慶的定位非常清晰,就是要建設立足西部、面向東盟的內陸國際金融中心。要實現這樣的目標,中新(重慶)戰略性互聯互通示范項目是重要的抓手,因為金融是重慶和新加坡合作的四大支柱之一。


更進一步說,國際金融中心建設需要有更為具體的實現路徑。作為中新兩國政府部門議定的中新互聯互通項目五大標志性項目之一,中新金融峰會無疑承載這樣的關鍵角色,逐漸成為推動中新金融合作和重慶經濟發展的重要力量。


商務部財務司副司長袁曉明十分看好中新合作對重慶的帶動,他認為,重慶在我國對外開放格局中承擔著重要使命,可以借助新加坡的優勢,更好建設“一帶一路”經濟貿易的橋頭堡,連接陸海新通道;新加坡是亞太地區重要金融中心,可以借助中國更高水平開放的大趨勢,以及重慶連接和輻射“一帶一路”的重要功能,更好發揮在全球經濟中的作用。


中國證監會副主席閻慶民也持相似的觀點,他表示,新加坡是“一帶一路”倡議重要參與方,在財富管理、風險、金融人才等許多方面具有獨特的優勢,中新資本市場合作具有廣闊的發展前景。


實際上,實踐事實和數據已經證明這一點。


2016年—2018年,中新項下重慶與新加坡跨境人民幣結算250.5億元,比合作之前同期增長28.8%,新加坡成為重慶跨境人民幣第三大使用地。尤其是在去年首屆中新金融峰會舉行以來,重慶和新加坡“政銀企”合作進一步加強,目前相關協議金額合計達到9500億元。


此外,重慶在跨境融資方面的輻射作用也進一步顯現,帶動了陜西、四川、云南、廣西等周邊六省區企業實現境外融資近40億美元。



▲重慶渝中區五一路金融街。圖源重慶日報


挑戰頗多


建設國際金融中心,重慶有進擊的雄心、有清晰的路徑和抓手,也面臨諸多挑戰。


2019年上半年,上海市金融業增加值3206.34億元,比去年同期增長13.0%,占同期GDP的比重為19.5%;北京市金融業實現增加值2934.7億元,同比增長9.1%,占同期GDP的比重為19.3%;深圳市金融業實現增加值1663.16億元,同比增長7.0%,占同期GDP的比重為13.7%;重慶市金融業實現增加值1042.67億元,同比增長7.2%,占GDP比重10.3%。在“硬數據”上,重慶表現尚可。


今年9月,一項衡量指標包括營商環境、金融體系、基礎設施、人力資本、城市聲譽等,被認為全球最權威的金融中心指數——第26期全球金融中心指數報告發布,中國內地有三座城市進入排行榜前十,分別是上海、北京和深圳。這也客觀上反映出重慶金融與北上廣深等地還存在不小的差距,特別是“軟數據”各項指標。


具體來說,重慶在金融體系、制度方面有待完善,高端金融人才還比較匱乏;經濟體量不大、缺少全國性總部和國家級金融市場;在區域乃至全國具備重要影響力的金融機構、市場和產品還不是很多……重慶建設國際金融中心任重而道遠。


因此,重慶若想在打造國際金融中心,唯有走一條具有重慶特色的差異化發展道路。


重慶工商大學唐路元教授表示,重慶打造國際金融中心在區位和戰略方面有優勢。從區位上講,重慶處在一帶一路和長江經濟帶的聯結點上,此前公布的《西部陸海新通道總體規劃》也明確了重慶作為西部陸海新通道的通道物流和運營組織中心地位。從戰略上來講,《西部陸海新通道總體規劃》可以看作是中國試圖將開放重心轉向西部的一個標志,依托“一帶一路”,大力開拓東盟、中亞等廣闊的市場,重慶在這一戰略布局中扮演重要角色,所以,重慶要在區位和戰略上大做文章。



▲重慶城市美景。成翰 攝


重慶師范大學副教授周鵬飛認為,重慶要進一步深化與新加坡的金融合作,以中新互聯互通項目為載體申請面向“一帶一路”的國家級金融市場以及國際金融機構落地重慶。此外,還需利用“英才計劃”誠攬天下英才,尤其是金融結算方面的高級技術人才。


“重慶具備完整的工業產業鏈條、良好的金融環境和優秀的人才基礎。期待未來進一步發揮中新金融合作與重慶自貿試驗區的聯動效應,以重慶為重要支點,促進東盟國家與中國中西部地區的雙向開放,形成物流、信息流與資金流的高效率、低成本循環,實現金融與實體經濟的雙豐收。”中國銀保監會副主席黃洪如是建議。


編輯: 張苗
777篮球比分